首頁 > 釣魚技巧 > 釣法大全 > 臺釣技巧 > 正文

有兩種魚最難釣,名為開桿魚和收桿魚

90后小飛   釣魚人   2020-01-01 09:50:02

今年我的出釣率極高,多的時候一周釣六次,少的時候一周三四次,有時候起得晚了也會去野河轉兩小時看看人家的漁獲,順道拍點照片用來寫文章的時候配圖??墒亲詮倪M入十二月以后,出釣率直線下降,我大概估算了一下10次左右吧,其中還包括“兜一圈就走”、“還沒到發窩時間就撤”。為什么會這樣?因為水里沒魚,我也干脆不釣,不費那個勁兒了。本來今年雨水就少,加上電工網工三天兩頭去折騰,哪里還有魚留給釣魚人。

都說釣魚人最怕兩種魚,一是開桿魚,二是收桿魚。以前只覺得收桿魚難釣,開竿魚倒沒什么野河嘛大魚釣不到,小魚總是不缺的,可這個月有好幾次連小魚都不來叨一下,坐在釣椅上吹著寒風吃白板,簡直了。

魚資源差,開竿魚難釣,一天坐到晚都不見一口,實在寂寞

我可以忍受小魚瘋狂地鬧窩,甚至把玉米、番薯都啃爛;我可以忍受有口不中魚,中魚就脫鉤,脫鉤炸窩魚跑光,一切從頭開始;我也可以忍受人家上魚我沒口,人家連桿我沒口,人家爆護我還是沒口。

釣魚本身就是一個克服困難的過程,尤其是野釣,正是因為水廣魚稀才使得每一條目標魚的含金量更高,使得垂釣本身更具有挑戰性。有魚釣不起來是自己技術差,人家有口自己沒口反而能激起斗志,怕就怕一條河七八十來個人,卻不見一個魚護,怕就怕個個弓著背、低著頭,雙手捧著手機、嘴角微微上揚,一副苦中作樂的樣子。

釣魚沒口是件很心塞的事,如果是一個人釣還能有點想法,是不是窩料不行、餌料不行、釣位不行?如果一群人釣,個個沒口,連最后一點希望都沒有了,只能靜靜地坐在椅子上等待,看奇跡和空軍哪個先來。

釣開竿魚這件事,我覺得冬季對開竿魚的渴望是要勝過任何一個季節的,尤其是在釣鯽魚方面。因為天冷魚抱團,一群一群的,要么是一個沒有,一旦釣上一條很有可能下面是一窩,爆護的幾率會非常大。像天熱的時候,魚比較分散,別說釣個開竿魚 了,就算你釣個十條八條也說明不了什么,也許結束的時候你仍然是十條八條。所以冬季垂釣,對于開竿魚的渴望是十分強烈的,至少我是這樣,可有的時候你越是強烈地想上魚,這魚就越不來咬鉤。

當然也有“起了個頭就再也沒有了下文”的案例

昨天我去汽修店換輪胎,老板說一個小時后才能取車,于是我就到鎮上的江里閑逛。逛了大概一百多米吧,好不容易看到一老大爺在垂釣,趕緊跑上去詢問魚情,老爺子朝我笑笑:已經開竿了,諾,一條黃尾巴,冬天的魚啊它一群群的,你別看我才釣了一個,等下會好起來。我遞了支煙過去,并說道:這條黃尾可不小啊,但這條江想爆護,著實是有點難。

其實我還有兩句話沒說,一句是釣到這條魚真的是運氣,因為冬天我就沒看到這條江出過這么大的黃尾;第二句是我在對面一位置連續做了三天的窩子都沒什么收獲,你這兩把酒米一盒蚯蚓還想逆天不成。

釣上開竿魚總是開心的,不能打擊別人不是么,同時我也怕老爺子把我按在地上摩擦,所以就沒多嘴。

聊了十來分鐘,我繼續往前逛,后面還有三四位釣友,不過我沒有再上去交談,因為沒有一個人下魚護~逛了許久,煙都抽了五六支,我想差不多可以去拿車了,原路返回的時候又去看了看那位老爺子,果然,還是只有一條黃尾~

收桿魚難釣,可我是個愛較勁的人,所以經常為了一條收桿魚多釣半小時

魚資源差,所以釣不到開竿魚,雖然難受但能理解??墒?,明明魚情很好,釣了很多,臨走時想釣最后一尾收桿魚為什么就那么難呢?為了一條收桿魚多釣半小時、一小時的簡直是家常便飯,而且不只是我,我身邊的朋友也有這樣的感覺。

釣野河最大的期待是能碰到個大魚,或者釣起比較少見的魚,當然連桿爆護那也是極好的,野釣玩的是個期待,漁獲多少并不在意(只要不是全天無口都行),自然也不太會注重這個收竿魚。我第一次強烈地感覺到收桿魚難釣是在黑坑,因為黑坑是計時垂釣,比如交100塊錢釣5個小時這樣,到點了還不走,有的老板就會跑來催。

那我剛玩黑坑的時候技術差,總想多釣幾條,就賴著不走,老板來催了我就說再釣最后一條,說來也奇怪,有時候明明感覺到窩子有魚,但收桿魚就是難守。有可能時間沒到的時候,五六分鐘就能上一條,但一說到釣個收桿魚,可能要等個十幾分鐘、二十幾分鐘才能把這條魚釣起來。

我有想過,是不是心理作用,感覺時間到了老板來催了心里有壓力,越想把魚釣起來就越容易出錯,抓口太早或太晚、拋的不到位等等。

后來我在野河中也開始玩起釣收桿魚,比如五點要回家吃飯,我會在四點半的時候開始整理東西,不過魚竿總是最后才收,鉤子上掛倆蚯蚓丟那里,然后一邊洗著拉餌盤一邊盯著浮漂。等其他裝備都收好了,收桿魚還沒釣起來,心里就覺得不甘心:咋了,不給我面子么,那我今天非得把你釣起來不可。于是,又倔強地守了半小時,直到家里打電話過來催,才悻悻地離開,但發誓明天一定回來報仇。

第二天再來的時候,果然釣了很多魚,比第一天多很多,然而在最后要走的時候,又卡在了收桿魚上,你說氣不氣。后來我想通了,能不能“報仇”并不是漁獲說了算,而是最后一條收桿魚說了算。

原來不止我一個人喜歡釣收桿魚,也不止我一個人喜歡賭氣

大概四年前的一個夏天吧,我和朋友一起去杭州蕭山的某條河道釣魚,據說里面鯽魚、鯉魚、鰱鳙多的要命,我倆剛開始還想的很美,先釣幾條鰱鳙晚上做魚頭豆腐,然后連桿鯽魚過過手癮,甚至連萬一魚太多是拿去菜場賣還是送人的問題都已經考慮到了。

結果呢,兩人釣了一下午,從3號線換到了0.8號線,從釣浮釣行程再到底釣,能用的招都用上了,也沒釣到幾條像樣的魚。如果我沒記錯,兩人加起來應該不到10條鯽魚,而且是寶寶鯽。其實在下午四點左右的時候,我們已經商量著收桿了,可朋友偏偏要釣最后一條收桿魚才肯回家,既然我拗不過他索性也陪他一起守。大概守了一個多小時吧,真的堅持不下去了,我一狠心直接把餌料丟到了邊上的垃圾桶里。

朋友疑惑地問:你這是干什么?

我:沒魚了啊,守了一個多小時都沒口,再守下去天都黑了。

朋友:我不是問這個,我問的是你為什么要把餌料丟垃圾桶,以前不都是丟水里的嗎?

我:守了那么久都不吃鉤,那我也不想喂它們,餓死它們好了

朋友:我覺得你說得很有道理,餓死它們

于是,朋友也把餌料丟進了垃圾桶,與我一樣守住了自己最后的倔強!

天天棋牌官方下载